【视频】返乡农民工罗云兵:回家!我们在路上

春节,农民工回家过年。

罗云兵是返乡大潮中的一员。

1月10日,从凌晨4点30分至傍晚6点30分,罗云兵用了14个小时,终于从广东省中山市小榄镇,返回了位于四川省宜宾市江安县大井镇的家中。

广东省中山市,制造业高度发达,聚集了10余万宜宾籍务工人员,是宜宾在粤务工人员最为密集的地方。罗云兵的形象,是这些外来务工人员的缩影。他们大多十七八岁就背井离乡,如今已近中年。从出卖劳动力到掌握基本技术,从打工到作坊式创业,从一线工人到管理人员……组成沿海城市群庞大实体制造业产业链上的一环。随着交通发达,他们归家的路越来越顺,归家需要的时间越来越短,但他们并没有感到与家乡更近。

在罗云兵心中,工作的地点与家乡的距离,并不只是“14小时”那么简单。

在广东省中山市小榄镇打拼25年后,罗云兵已在印刷包装行业站稳了脚跟,有了自己的小公司,开始研究自动化设备,在业内口碑是“技术还是过硬的”。作为小公司的老板,罗云兵其实“比员工还要辛苦”,起早贪黑没有假期,安全生产销售财务都要抓,公司就是家,家就是公司,当然,在罗云兵看来,只要生活能过得好,苦点累点那是没什么的。

新生代农民工与初代农民工不同。据中山市宜宾商会秘书长张燕介绍,这些以70、80后为主的农民工,大多从事灯饰灯配、服装加工、五金加工等有一定技术含量的实体制造业及相应配套行业,约三分之二的人,在经十几二十年打拼后拥有“家底”,大多有自己的小作坊或入股小作坊,少部分人有自己的公司、厂房。比起改革开放初期主要从事建筑行业的初代农民工,他们的生活相对稳定,经济状况更好一些。

可是,唯有思乡之情难填补,求而不得最想念。

“你问我想家的感觉是什么?就是想着想着,就热泪盈眶,那是我想家的感觉。”

罗云兵掰着手细数,要数出“家乡更好”的理由,“这边的菜也吃得惯,但家里的土鸡土鸭味道更好;中山外来人口多,我父亲走了,母亲一个人在家总有牵挂,老人来广东始终不习惯;这边没有家的感觉,特别是春节,所有人都回乡过年了,街头空荡荡的……”

他非常在意家乡,绝非空口说白话。

2018年,江安县大井镇中和村的人说村道晚上太黑,有人摔倒,想在村道上装点路灯。罗云兵建了个微信群,把镇里在中山打工的140多人都拉进来,一千两千,大家都想表达表达心意,最后捐了18万。

他们在中山建立了宜宾商会,家乡人一起喝茶打牌。罗云兵跟着年轻人一起拍抖音发小视频,开心得不得了,一点都不像40多岁的人。家乡的人,在工作关系之外,多一份情。

江安县在中山建立了流动党支部,江安商会也在筹备了,罗云兵积极主动参与,“与家乡人在一起,让我感觉心安。”

所以,他们“组团回家”,他们合影留念,他们在列车上齐声歌唱。

其实,“回家”这两个字,罗云兵想过,“要回家创业很难,像我在的印刷包装行业,在广东这边已经形成一整套产业链,我们是产业链上一环,是做细分领域的,家乡没有这样的产业链。投资就业环境、人们的思想开放程度也有区别。”

不能回家发展,借着春节,怎么也要回家看看,一缓思念之苦。

“如果有一天,家乡经济环境变更好,我肯定要回去,我们都要回去,那才是真正的‘回家’。”

家乡的发展他们很关注。“近两年,深圳那些做手机的企业,不也在宜宾的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落户了么?有一家还说要把总部搬过去。”

“家乡宜宾某酒企来找过我,想让我回去搞印刷包装公司,我们也认真考察过,只是目前环境条件还不成熟。”

未来终归是有希望的。

这个春节,千千万万农民工踏上返乡路。罗云兵说,“2020年了,我们新生一代的农民工,是该有新形象了。”

这是游子回家的路,带着憧憬、期盼、热切,他们迎来新的一年。

(记者 程文帝 视频拍摄 蔡磊 李富强 朱安康)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【视频】返乡农民工罗云兵:回家!我们在路上